國立成功大學  研究發展處
BANYAN
第十三卷 第七期 - 2010年四月二十三日
加入書籤 RSS 訂閱『榕園』
評論
許育典
期待星星堆滿天
文摘
許正餘
奈米碳管熱導係數的分子動力學研究
洪茂峰
接地彈跳雜訊在多層板電路間的耦合及其分析與抑制
蕭士俊
碎波孤立波於緩坡上之演化傳遞與溯升
王三慶
敦煌書儀文獻與東亞文化
新聞消息
成大新聞中心
創新科技從關懷出發 成大王駿發教授倡導橘色科技
成大新聞中心
友達光電首席技術長羅方禎副總經理 12日在成大演講
榕園論壇
機會
活動
編輯室
期待星星堆滿天
成功大學法律學系特聘教授兼系主任
九學年度繁星計畫的錄取名單於日前公告,雖欣見許多地區高中的學生,能夠進入大學就讀,但令人遺憾的是:榜單中卻有為數不少的明星高中學生,而且,地區名校、私立高中囊括大量名額,真正來自偏鄉的學生,比例仍遠遠不足。如此一來,很難稱上「繁」星。

為實現「高中均質、區域均衡及大學社會責任」理念,教育部訂定「大學繁星計畫招生辦法」,期待藉此制度減少明星高中影響,達到「高中職社區化」目的,拉近城鄉差距。由於我國地方政府地方稅源自主性不足,再加上自然條件、經濟狀況主要有賴於中央「補助款」和「統籌分配款」。因此,每個人民從國家得到的公共教育資源,並不一致,甚至差距頗大。更確切地說,鄉村地區的人民,無論是在物質、社會或文化環境上的條件,均較都市地區不足。

然而,根據憲法,三民主義的「民生主義」以及「民享」的概念,將社會國原則解釋為我國的憲法基本原則。因此,社會國原則成為具有法拘束力的客觀憲法規範,使得所有國家權力均受到拘束。其中,社會正義是社會國原則的主要內涵之一。社會正義是指,國家必須努力調和因權力分配、貧窮、教育程度、性別等差異所生的對立與矛盾,並竭力謀求社會平等的建立。

由此看來,縮短城鄉差距不但是國家的責任,也是國家的義務。縱使城鄉差距並非影響學童課業的唯一因素,但是,不可否認地,城鄉差距是影響學童課業成就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教育部設立繁星計畫,以解決偏遠地區學童就學的困境,進一步促成「高中職社區化」的目標,是有其憲法正當性。然而,該計畫依照「學生數」提供申請名額,導致仍是都會區學校獲得較多的報考名額,不僅對拉近城鄉差距效益不大,而且也違背「繁」星計畫的宗旨。

事實上,根據大學繁星計畫招生辦法可知,應屆畢業生只要高中全程均就讀同一學校、高一、高二「各學期學業總平均成績」的平均成績排名全校前百分之二十,即得由其就讀高中推薦。如此一來,無論是明星高中還是偏遠地區的高中,一律都是以學生數作為申請名額的限制。因此,當大學繁星計畫彙辦中心依各大學校系所訂的學測成績檢定標準、高中推薦優先順序及分發比序項目進行分發作業時,明星高中將較容易成功搶灘繁星計畫的名額。如此一來,似乎再度復刻了城鄉差距,無法滿足實質的社會正義。

而且,從繁星計畫的招生簡章中可知,第一分發比序為「在校學業成績全校排名百分比」,其餘分發比序項目得為學測各單科級分或總級分或「各單科學業總平均成績」全校排名百分比。由此看來,學測成績仍成為分發決定因素之一。因此,明星高中挾帶著人數的優勢、學測成績的優勢,來搶奪繁星計畫的名額,將使得繁星計畫不再成為「星星堆滿天」的推手。

簡單來說,因為必須在校成績前百分之二十,才得以被學校推薦申請繁星計畫,所以明星高中所推薦的學生,一定是該校(甚至是全國)成績的佼佼者,其能靠甄選就能錄取優質大學,但卻因繁星計畫未設排除條款,而剝奪偏遠地區學生的機會。因此,如果繁星計畫無法排除這些缺失,不但無法達成繁星計畫的設立目的,恐怕也將逐漸淪為明星高中與升學主義的祭品。

在此,教育部應將其教育政策做出清楚的類型化,相對於菁英式「甄選入學」類型,「繁星計畫」則是專為落實「高中職社區化」政策類型,兩者不宜混淆。否則,「繁星」依然只是在「明星」高中光環下的幾點星光。

圖片、設計及排版:譚孟南 研發快訊編輯部

Copyright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