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研究發展處
BANYAN Research Express@NCKU
第二卷 第一期 - 2007年十一月二日
評論
鄭梓
揭露:歷史裂縫中的幽暗人性 — 也談: 李安<色¦戒>的情色世界
文摘
曾淑芬
中樞神經系統修復之策略: 干擾前列腺素E2及其受體EP2的作用降低神經膠細胞誘導型一氧化氮合成酶的表現
楊家輝
高品質快速H.264/AVC視訊編碼器:框內4x4模式預測機制於H.264/AVC 編碼器之改良研究
林志隆
補償有機發光二極體衰減與薄膜電晶體臨界電壓漂移之新式畫素電路設計
劉繼仁
網路科技融入語言課程之分類法
文摘
林正洪
Moonshine 頂點算子代數唯一性的探求
葉桂珍
資訊系統安全的威脅與防護:一跨產業分析
陳泉宏
在B介子的半輕子衰變中產生η及η'介子
新聞消息
新聞
向諾貝爾得主致敬成大首場解析諾貝爾系列講座10月30日引爆 斯華齡教授認為學習諾貝爾獎得主精神
機會
活動
編輯室
揭露:歷史裂縫中的幽暗人性 — 也談: 李安<色¦戒>的情色世界
鄭梓


年來時常被稱喻為「顛覆大師」的李安(借用殷惠敏之語),最近由於<色¦戒>出爐,更引爆各界紅紅火火地還在作各式各樣的持續解讀,真不愧是當今兼攝東西方電影界的一代「顛覆大師」了!

當電影尚未上映之前,影視媒體界關注的幾乎都是<色¦戒>中三場所謂露點、露蛋的激情床戲,甚且逼問李安:片中男女主角究竟玩真的還是玩假的?

又問:導演導床戲,為何壓力會大到瀕臨崩潰?又為何導戲的和演戲的都像似「地獄」走了一趟?當時只見李安微慍地答說:能不能問些有深度的問題?

什麼才是李安心目中<色¦戒>所該引爆的所謂「有深度」的議題?是新聞局長出席首映會後的「沉重」表白?抑或馬英九觀影後含淚說是「很感動」,接著吞吞吐吐的又加上說「想當年,我們為忠於國家也做出許多犧牲……」云云。再者,龍應台(曾任馬市長時代的文化局長)亦提筆喟歎:「在<色¦戒>那樣的時代裏,你對「忠奸」難道不該留一點人性的空隙嗎?不管是易先生還是丁先生,是張愛玲還是胡蘭成?」接著,也引發了歷史學者汪榮祖的<回應龍應台「側記色戒-丁默村之死>乙文,係從還原那個時代真相的角度,揭露說「丁原是國民黨特工舊人,曾與戴笠同為中統局處長,汪精衛等人自重慶出走後,丁奉命赴香港勸阻,卻隨周佛海一起前往上海投敵……尤其在1939與1940兩年間,當汪精衛準備前往南京籌組政府之時,雙方特工(係指軍統、中統和汪特、日特等)展開腥風血雨的廝殺,許多新聞界與企業界人士也成為無辜的犧牲品」。

汪文的意旨或在指出龍應台畢竟還是一位太過軟心腸的文化人,不明時代究裏,無法貼近那個既混亂、苦難又冷酷的歷史場景。因而汪文亦不勝唏噓:「畢竟都是些沒有太多人性、雙手沾滿鮮血的一丘之貉;且不論忠奸,即從人性的觀點說,丁之伏法,並不冤枉。」
如果拍戲和演戲的是一門藝術創作,那麼看戲和觀影的當然也是一種內在的再創作,電影作品既已完成、面對全球廣大觀眾,自然得題評由人,不僅要經得起苛刻的指指點點,還活該、或許也該忍受那許多許多幕前幕後、戲裏戲外的各種解讀、誤讀、挖掘,甚至無情而冷血的揭露吧!

其實,李安的電影:<色¦戒>劇本原脫胎於張愛玲短篇小說集-《惘然記》中的首篇。<色¦戒>小說則亦有所本,有的說:本於1930-40年代中統局女特工色誘、暗殺汪政權特務頭子的新聞事件;也有人說:小說中還融入了張愛玲和胡蘭成(曾任汪政權的宣傳副部長)的情愛世界。

張愛玲在《惘然記》(1980年代首度在台灣刊行)序中寫道:<色¦戒>等三篇是1950年間寫的,這些故事曾經使我震動,因而甘心一遍遍改寫這麽些年,甚至於想起來只想到初獲得材料的驚喜,與改寫的歷程,一點都不覺得這其間三十年的時間過去了;愛就是不問值不值得,這也就是「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因此結集時題名《惘然記》。

李安則說:<色¦戒>是短篇小說中的極品,是我最喜歡的一部,也是最厲害的一部,她甚至不靠文字的華麗,我個人覺得是張愛玲寫得最完美的一部。

李安又說「<色¦戒>如果有一個核心的理想,最核心的放映地點應該就是台灣」,為什麼是台灣?而不是上海、或香港?他在台北首映會上又為何幾度哽咽、激動的說「我把心都掏出來了,和大家相印一下」?李安當然話中有話,埋下多少機鋒?猶待各界細細點評。

如果說<色¦戒>是李安最為欣賞的張愛玲小說中「極品」,那麼隔代相承,李安以其影像語言,精雕細琢、嘔心瀝血所構築的婆娑世界,是否亦可稱得上當代電影中的極品?則還待時間與歲月的淬鍊。當然任何上乘的藝術作品,不僅寓意深遠、更應經得起百般翻來覆去地解讀或解構。期待有朝一日,李安能不避不諱直面他的作品,親口完整解說:他係如何借用近百年來憂患深重的苦難中國為背景,揭露那段民族相殘、國共鬥爭、權謀傾輒、殺戮震天以致生靈塗炭的歲月,遺禍迄今、海峽兩岸三代以上集體記憶的層層疊疊裏廣大庶民的何以陰影難消?他又如何以現今台灣人的觀點,在悲愴的歷史裂縫中,直指掙扎存活著的幽暗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