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卷 第八期 - 2013年八月三十日 PDF
Counter
臺灣地區飲水含砷量與肝癌死亡率的相關性
宋姿頤1,林宏榮2,陳啟益3郭浩然4*
1國立成功大學環境醫學研究所
2奇美醫院癌症中心與急診部
3嘉義基督教醫院內科
4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職業及環境醫學部
 
字體放大
的致癌性早在一世紀之前就有文獻證實[1],而世界衛生組織於1993年將飲水含砷標準訂為0.01 mg/L。[2]臺灣曾有研究顯示飲水含砷量與男性肝癌的死亡率具有劑量效應關係,而女性則否[3];但其他學者進一步分析卻沒有發現任何明顯的劑量效應關係。[4]因此,我們分析臺灣西南沿海138個村里的資料,以釐清飲水含砷量與肝癌死亡率之間的關係。

數學模式
我們回顧這138個村里居民1971至1990年間的死亡診斷書以尋找肝癌的死亡案例計算死亡率,另利用先前臺灣省政府的一項調查資料評估飲水含砷量[5]。依該項調查所用的標準液及先前研究的結果[6],我們將飲水含砷量分為6個階層:< 0.05 mg/L、0.05-0.08 mg/L、0.09-0.16 mg/L、0.17-0.32 mg/L、0.33-0.64 mg/L、及> 0.64 mg/L;並用下列模式以村里為單位進行多變項線性回歸分析:
R = α + β1X1 +...+ β5X5 + γ1A1 +...+ γ3A3
[模式1]

對各村里而言,R代表該村里的肝癌死亡率,Xj代表該村里的井中屬於飲水含砷量第j階層的百分比,Ap代表該村里居民中屬於第p年齡階層的百分比。因此,α(斜率)代表背景(飲水含砷量為< 0.05 mg/L,而年齡為0~29歲)死亡率,βj代表各村里的井中屬於飲水含砷量第j階層的比例每增加一個百分比所對應的肝癌死亡率變化。在進行回歸分析的時候,我們以該村里的居民作加權。

劑量效應關係
在研究的20年間,研究區域內共有802名男性與301名女性的肝癌死亡案例。經過年齡校正後,飲水含砷量> 0.64 mg/L在男女性都顯著增加肝癌的死亡率,但其他濃度的飲水含砷量與肝癌死亡率的相關性則未達統計意義。(表一)

表一、各階層飲水含砷量對男女性肝癌死亡率(每十萬人年)的影響

a信賴區間;*p < 0.05

事後分析
依模式1分析的結果,我們建立兩個事後分析模式。模式2將飲水含砷量0.05至0.64 mg/L合併為一階層,以X14表示如下:
R = α1 + β14X14 + β5X5 + γ1A1 +...+ γ3A3
[模式2]

結果顯示X14的回歸係數未達統計意義,而代表> 0.64 mg/L的X5則有,表示0.05至0.64 mg/L的飲水含砷量與肝癌死亡率無關。模式3將飲水含砷量0.05至0.64 mg/L併入參考階層(將飲水含砷量<0.64 mg/L併為一階層)如下:
R = α2 + β5X5 + γ1A1 +...+ γ3A3
[模式3]

結果顯示代表> 0.64 mg/L的X5的回歸係數仍有統計意義,且模式2與3估算的X5的回歸係數與模式1估算的相近。

我們再依上述結果將138個村里分為三組:A組29個村里的井水含砷量都在0.05 mg/L以下;B組74個村里的井水含砷量有部份高於0.05 mg/L,但都在0.64 mg/L以下;C組35個村里的井水含砷量有部份高於0.64 mg/L。如果飲水含砷量> 0.64 mg/L顯著增加肝癌的死亡率,但其他濃度的飲水含砷量與肝癌死亡率無關,則有兩個現象:A組的肝癌死亡率應與B組相似,而C組的肝癌死亡率應高於A與B兩組。資料分析的結果顯示第一個現象僅有29歲以下男性與50至69歲女性兩組不符,而第二個現象在男女各年齡組大致符合。(表二)

表二、肝癌死亡率的事後分層分析(每十萬人年)

aA組的井水含砷量都在0.05 mg/L以下,B組的井水含砷量有部份高於0.05 mg/L、但都在0.64 mg/L以下,C組的井水含砷量有部份高於0.64 mg/L; *p < 0.05; ** p < 0.01


本研究結果顯示高飲水含砷量與肝癌死亡率有關,但此相關性在低含砷量則不顯著,而世界衛生組織所訂的飲水含砷標準在於危險值之下。

參考文獻:
  1. Hutchinson J. Arsenic cancer. Br Med J 188;72: 1280-1281.
  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Guidelines for Drinking Water Quality, Volume 1. Geneva, Switzerlan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993.
  3. Wu M-M, Kuo T-L, Hwang Y-H, Chen C-J. Dose-response relation between arsenic concentration in well water and mortality from cancers and vascular diseases. Am J Epidemiol 1989;120: 1123-1132.
  4. Morales KH, Ryan L, Kuo T-L, Wu M-M, Chen C-J. Risk of internal cancers from arsenic in drinking water.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0;108: 655-661.
  5. Lo M-C, Hsen Y-C, Lin B-K. Second Report on the Investigation of Arsenic Content in Underground Water in Taiwan. Taichung, Taiwan: Taiwan Provincial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Sanitation, 1977.
  6. Guo H-R, Chiang H-S, Hu H, Lipsitz SR, Monson RR. Arsenic in drinking water and incidence of urinary cancers. Epidemiology 1997;8: 545-550.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