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期 - 2009年十一月六日 PDF
Counter
炎起爨下薪 — 清代臺灣木材燃料利用與燃料產業發展
曾品滄


 
字體放大
料是生活中重要物資,燃料的取得與利用也是生活史、經濟史以及環境史的重要研究題材。近年來西方歷史學家如布勞岱爾、彭慕蘭等在討論近世東、西方文明興衰時皆指出,近代歐洲的強盛,原因之一正是它利用了良好的林木條件,可從事造船、煉鋼等活動,並確保人民生活上炊爨、取暖無虞。而伊斯蘭國家則相對地因林木資源的匱乏和逐漸枯竭而吃了大虧。為了避免燃料資源枯竭,十六世紀以降包括歐洲諸國、中國、日本等政府紛紛實施保護森林的措施、尋找新的天然林木供應地、大規模的人工造林,或者開發其他種類的燃料——如煤礦等資源。如何確保能源供應無虞已成社會文明能否進一步發展的必要手段。

近代世界的燃料短缺問題,不僅改變了人們對燃料資源的看法,也促使燃料產業結構發生變化。森林以及後來被人們開發利用的石化礦藏,不再是任人取用、用之不竭的公共財,它變成國家或私人的資產,也是商品,既可以交易,也是資本家的投資標的,從而產生收益和增值。柴薪、木炭與石化燃料的生產、加工,也不再是樵夫、燒炭人或採礦人獨立作業,他們接受資本家的投資,並受資本家所支配,藉以擴大生產規模,加速生產速度,提升產業效率。整個燃料產業因此逐漸朝著資本主義化的趨勢發展。

相對於歐洲與中國史學者對於燃料或能源史的研究用力甚深,關於臺灣歷史上尤其是明鄭時期與清代之燃料的取得與利用,受限於史料欠缺,絕少有相關研究出現。本文主要是藉由解讀數種以中國商人專用之蘇州碼紀錄的清代家庭帳簿、清代淡水廳與新竹縣官府檔案——《淡新檔案》,以及日治初期日人從事的漢人生活消費調查報告等資料,突破史料的限制,分析清代臺灣的燃料利用形態、家庭燃料消費模式,並據以論述燃料產業的發展脈絡。

從本文的討論可知,清代臺灣使用的燃料主要有四種:作物秸稈、柴薪、木炭、煤炭等。農業人口多以作物秸稈為燃料,包括蔗粕、稻草、薯藤和豆藤等,皆為農業剩餘,故自給自足。非農業人口則以柴薪和木炭為主要燃料,須購自市場——柴市或炭市,故其消費需求構成清代臺灣主要的燃料商品市場。藉由對於清代家庭帳簿與日治初期日人的消費調查等資料的分析可知,臺灣南北所使用的燃料也有明顯差異。在北部,作物秸稈主要是稻草,清末時使用的木炭則以相思炭居多,基隆、臺北等城市居民並有使用煤炭的現象。至於南部地區,甘蔗剩餘(蔗葉、蔗粕)是農家一大燃料來源,竟歲賴之。至於木炭燃料則以龍眼炭和九芎炭較常見。分析臺灣之燃料消費金額,清末時非農業人口每人每年約花費4—5元燃料費,將此換算為柴薪,每人每年約消耗0.9—1.0公噸的木柴燃料,遠比十八世紀末之法國的每人消費量2噸多還要來得低,約與同時間之中國珠江三角洲相當。雖然如此,燃料消費仍然是臺灣漢人生活中一項重要的支出,約占一般工人家庭家計支出之8%以上。若將全臺非農業人口之燃料消費總金額,和主要用於烘焙茶葉的工業燃料費用加總,初步估計光緒十九年時全臺約有310萬元以上的燃料商品消費市場。

淡新檔案相思樹種植圖:
資料來源: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淡新檔案》編號TH33902-010,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提供。
說  明:清末淡水廳一件關於盜伐相思樹之訟案中,原告向官方提交做為證據的相思樹種植圖。圖中顯示,當時許多埔園,四周常栽植相思樹做為風圍、地界,並可砍伐燒炭獲利。
從清初至中葉,隨著移民人口增多,墾地擴張,林木資源減少,但燃料需用數量卻相應增加,這使原本就缺乏大面積森林的西部平原,木材燃料來源更形匱乏,早在雍正年間,官員就稱臺灣柴炭須遠赴內山取得,乾隆以後,隨著幾個重要城市人口的逐漸成長,對於內山林木的需求更加殷切。然而,雖然臺灣內山林木資源豐富,但在同治年間開港之前,因受限於生番的出草威脅、清政府的封山禁令,以及道路遠阻等問題,這些林木資源並未能大規模開採。這使得燃料產業處在一個矛盾的發展情勢之中,進而形成砍柴是窮人生業、燒炭是冒險家致富事業的特別現象。砍伐柴薪的主要活動領域在淺山地帶,雖然危險性較低,但體力負擔大,乃是臺灣下層階層民眾的重要謀生活動,除無業遊民外,熟番、貧寡女性也在此產業中扮演重要角色。至於燒炭活動,多需遠赴深山地區,危險性高,但獲利豐厚,則是少數特權分子與冒險之徒專營的事業,清代臺灣不少富家大戶,皆以燒炭起家。

開港之後,燃料商品市場大幅擴張,尤其是木炭在烘焙茶葉、煎煮鴉片,以及來臺工匠做為日常炊爨燃料等用途上的大量使用,需求量增加的趨勢更為明顯;另一方面,因沈葆楨、劉銘傳等開山撫番政策的實施,生番威脅、封山禁令解除,民眾雖然可以入山砍柴燒炭,但在北部地區,卻因採集樟腦、種茶等影響,淺山森林大量消失,面臨無木可採的現象。為了解決此一燃料短缺的問題,不僅煤炭在北部若干城市被當做生活燃料廣泛使用,包括板橋林家、霧峰林家、新竹鄭家、林家等臺灣著名的資本家,也開始在燃料產業上投注大量資本,以造林方式大量供應柴、炭原料,賺取厚利。在南部地區,因自然林木仍多,只是燒炭人缺乏資金大量生產,資本家乃採取預付資金的方式,大量包買燒炭人生產的木炭,頗有掌握燃料商品流通管道的意圖。這些資本家介入燃料產業的現象,可視為國家或資本家壟斷能源產業的先聲。進入日治之後,臺灣的山林為日本殖民政府掌控,石化礦藏的開採權利為日本財閥把持,能源產業壟斷之勢正式成形。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