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九期 - 2009年十月二日 PDF
Counter
Oct-3/4表現量在膀胱癌臨床意義及調節癌細胞之移動
蕭璦莉1、謝嘉興2吳昭良2,*

1微生物及免疫學研究所, 2生物化學暨分子生物學研究所, 國立成功大學, 台南, 台灣
wumolbio@mail.ncku.edu.tw *

Cancer Research 68: 6281–6291 AUG 1(2008)

 
字體放大
瘤細胞和胚胎幹細胞在生長上展現相似的能力,包括可以持續生長、還未分化狀態、以及具有侵入性的能力。由此,有其必要研究胚胎發育與腫瘤發生相關基因的表現。當不正常的表現某些胚胎時期的同源異形基因可能會造成腫瘤的生成以及改變腫瘤的特性。Oct-3/4基因屬於同源異形基因的一員又稱作POU5F1,是胚胎幹細胞自我更新能力上關鍵的調控者。Oct-3/4只特定的表現在胚胎幹細胞以及某些腫瘤細胞上。此研究中,我們利用半定量RT-PCR以及西方點墨方法研究Oct-3/4在57個膀胱癌腫瘤檢體以及幾株膀胱癌細胞珠中的表現情形。我們發現︰幹細胞表達的標記基因Oct-3/4過量表達於人類膀胱癌組織以及膀胱癌細胞株上。
圖一、人類上皮膀胱癌Oct-3/4表現量可預測腫瘤發展。(A) 由 RT-PCR 檢測四個人的膀胱腫瘤組織(PT1~PT4)和一個正常膀胱組織(NT)之Oct-3/4表現量。(B)利用免疫組織化學染色顯示Oct-3/4在三個具代表性人類上皮膀胱癌腫瘤部分(強烈,適度和低)表現,但不在正常膀胱組織呈現。 (C) Oct-3/4表現量與腫瘤進展、轉移和與癌症相關的存活之間的交互作用。(D) 人類與小鼠膀胱癌細胞及小鼠胚胎幹細胞、正常上皮細胞 (SV-HUC-1和NMuMG)和成纖維細胞(NIH3T3) Oct-3/4表現量。

然而,為何會表達Oct-3/4基因以及表達的細胞來源為何仍須進一步研究。在此研究中,我們發現Oct-3/4表現量與膀胱癌在臨床預後診斷有關,相較於中量或低量表現的膀胱癌組織,在表達較多Oct-3/4的膀胱癌組織中,發現病人有更進一步疾病的惡化、增加腫瘤的轉移以及預後存活率降低等。我們研究膀胱癌細胞株過量表達Oct-3/4,結果發現促進細胞的移動、侵入性、以及增加體內腫瘤轉移的能力並且發現Oct-3/4過量表現調控增加纖維母細胞生長因子 (FGF)-4以及間質金屬結合蛋白脢 (MMP)-2、MMP-9、MMP-13的表現。Oct-3/4特異性表現在膀胱癌腫瘤細胞或許可以當做腫瘤基因治療的標的基因。
圖二、Oct-3/4過量表現在實驗性與自發性轉移的肺轉移動物模式中會促進癌細胞之轉移在實驗性肺和自發轉移中動物模型促進轉移。C3H/HeN 小鼠利用尾靜脈接種Oct-3/4過量表現或控制組MBT-2細胞,腫瘤細胞接種30天以後犧牲觀察。(A) 代表性肺部腫瘤生長情形。(B) 腫瘤轉移後,肺臟濕重與腫瘤根瘤數的比較。在自發轉移模型,(C) 在肺表面腫瘤根瘤數。(D) 代表性肺組織學切片之比較。

因此,更進一步,我們利用Oct-3/4 啟動子驅動E1B-55 kD-缺失的腺病毒 (Ad5WS4) 發現可以有效治療膀胱癌小鼠動物模式。總結,在此研究中,我們發現Oct-3/4或許可以當作膀胱癌預後徵兆的指標及治療膀胱癌的重要標的基因。
圖三、Ad5WS4對皮下MBT-2腫瘤模型具有抗腫瘤作用。利用腫瘤內注射Ad5WS4,在 (A) 腫瘤生長曲線 (B) 第三十天腫瘤體積 (C) 存活曲線之變化。利用免疫組織化學染色可偵測腺病毒纖維和hexon蛋白在小鼠MBT-2腫瘤中表現。
< 上一篇
下一篇 >
Copyright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