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期 - 2009年一月二十三日
學校自治的憲法理論基礎建構
許育典

國立成功大學社會科學院法律學系暨科技法律研究所
hsuyd@mail.ncku.edu.tw

臺大法學論叢、36卷4期、頁61至122、2007

標準大小   字體放大
篇論文是國內第一篇探討學校自治法理基礎的學術研究。

台灣因為受到世界各國教改風潮的影響,目前國內教改也逐步邁向學校本位管理。我國在行政院教改審議委員會的推動下,於1996年引進學校本位管理的觀念,逐漸成為21世紀的教育改革基調。近年來,我國的許多教育法令與政策,也都逐漸與這個基調相呼應,例如:在教育基本法與國民教育法中,賦予學校選派代表參加校長的遴選等。在此,從教育學的學校本位管理概念,到教育法學上的學校自治概念,可說是從行政實務到法制化的演變過程。

生命本身的開展,若愈是根據其外在人為現實因素的計畫或外在環境的影響,愈少能有真正具創意或屬於自己生命底層價值的自我實現。因此,教育的目的就是促進人的自我實現之最大可能性。事實上,自我實現與學習之間建立了「雙向式的因果互動」。一個人在其自我實現的過程中,才會自然而喜悅地渴望學習,而在本身自動的學習之後,人格的自由開展才又接續,由此而產生雙向式的因果互動。在此,我們找到教育基本權在我國憲法第21條規定的保障核心,就是自我實現與學習之間的這種雙向式因果互動的自由空間,以及它的具體實踐。

就整個校園生活而言,學生人格自由開展權的保障是否落實,影響最大的應是各級學校的教學管理模式。因此,為了真正貫徹學生的自我實現,須以學校自治作為落實教育基本權的教育改革。也就是從過去由上而下的傳統學校教學環境,轉變成以學生為中心的學校自治環境。然而,要在校園內注入由下而上自主活潑的教育改革力量,實在令人有愚公移山之嘆,因為很難想像,一個由上而下的中央集權教育體制,會積極支持一個由下而上的學校自治自主管理。
事實上,一個由下而上的學校自治,是達到自我實現教育目的的前提,才能真正落實教育基本權。所以,本文擬由憲法基本原則作為學校自治的憲法理論基礎,以及學校自治作為教育基本權的組織與程序保障,論證學校自治是憲法賦予國家的積極教育行政義務。

憲法的基本原則中的民主國及法治國原則與學校自治密切相關,本文以下即嘗試論證其作為學校自治的憲法理論基礎。首先,民主是一種實踐在生活形式的國家形式。而此民主生活形式的養成基礎,必須透過國民教育的實施才能達成。也就是說,在學校教育的階段,經由民主參與的學校共同生活,使國民認知其在政治上是主權者,並能正確判斷國家的事務,進一步以此正確判斷的民主認知,來行使國民權利及履行國民義務。此外,教師在遇到與學生有不同政治意見的爭議時,也不能要求學生服從自己的政治意見,而應該去說明不同政治意見的立場,在憲法上的自由民主秩序中是受到保護的。

其次,法治國作為憲法基本原則的中心訴求目的,就是保障人民的基本權。然而,現行我國教育法制與法治國內涵有所衝突之處,例如:以統一內容的教科書為教材,以達成將學生內在思想僵硬化,而有利於一致性的教學目的。因此,學校自治作為落實教育基本權的教育改革,應盡可能排除來自學校教學本質外的教育行政管制,促成學校成員自我負責地本於教育目的而自我管理,使學生在自我參與及自我負責下尊重他人,從而能夠在校園瞭解實質法治的文化。

經由探討民主國與法治國作為學校自治的憲法理論基礎後,接下來,更重要的是,尋找學校自治作為憲法的合法性基礎。事實上,在現代的社會國家及行政國家中,為了實現人民的基本權,必須在行政組織及行政程序中,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因此,為了落實作為教育基本權組織與程序保障的學校自治,應透過學校內各種委員會的設立,促成學校成員對學校事務的共同參與。如此一來,使學生能參加與其自我開展密切相關事務的討論、父母能參與學校事務涉及其子女價值觀或世界觀教育的討論、教師能參與教材選擇與決定的討論。藉此,將國家對學校的監督,回歸到如我國憲法第162條規定以學生自我實現為核心的「法律監督」。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落實以學生為核心的學校自治。
< 上一篇下一篇 >
Copyright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