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期 - 2008年六月二十七日
在學關係下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
許育典

國立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暨科技法律研究所
Email:hsuyd@mail.ncku.edu.tw

教育研究集刊、53輯2期、頁73至101、2007

標準大小   字體放大
大法官解釋與教育基本法立法下,我國的在學關係從特別權力關係演變為法律關係。在學關係作為法律關係,學校成員間存在著怎樣的權利義務關係?學生的權利受學校或國家侵害時,應透過如何的保護程序,以救濟自己的權利?其真正落實與否,都涉及到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本文作為國內首篇以在學關係為出發點,進一步去檢討我國中小學的學校行政。期待藉此瞭解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內容與界限,盡力為我國的教育行政劃出法律的框架。

    在學關係,始於學校接受學生的入學,終於學生的畢業離校,涵蓋了學生與學校之間的整體法律關係。因為我國公立學校在法律上被認為是公營造物,其與學生之間的法律關係,過去傳統上均被視為行政法上的特別權力關係。然而,司法院大法官解釋釋字第382號肯定學校內組成分子的基本權,在學關係的特別權力關係論述,也逐漸解構而成為法治國家的在學關係。在學關係的現代意義,體現於作為一般的法律關係上,其實質意義則建構在以下兩方面:首先,在學關係規範對象的學生,受到憲法基本權的保障,故法律保留原則也適用於在學關係的範疇上。其次因在學關係導致學生的權利受侵害,原則上皆得循司法途徑(尤其是行政爭訟程序)尋求救濟。

    單純從憲法文義上來看,我國憲法第162條似乎說明了,在我國一切與教育相關的事項,都應該要依照法律,由國家進行監督。但是,本條規定過於概括,只可以得出要建構相關法律制度,至於法律制度的內涵為何?則尚未講清楚。因此,從憲法第162條無法得知,究竟國家建立法律制度的界限何在?為解決此問題,本文乃從憲法第21條規定探尋憲法在教育行政上的法律監督,以補充憲法第162條規定的不足,從而找出國家對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內容。

    在法治國家的在學關係之下,應該朝向落實學生自我實現的教育基本權保障,促進學生的人格自由開展。而憲法第21條作為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內容,即應以學生的自我實現為目的,應建構有利於學生人格自由的教育法制。也就是說,憲法第162條規定的國家依法律監督,其依法監督的內容在憲法第21條所保障的教育基本權,故國家對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內容只有在此範圍內,才具有自由形成的可能空間。換句話說,憲法第21條不僅是國家對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內容,也構成了國家對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界限。

    我國憲法第162 條依法律監督的意義,是指國家的組織依法律對學校事務的監督。本文認為包含了法律監督、專業監督與勤務監督。詳細論述如下:

    法律監督,是指國家對其他機關的工作,所為的形式合法性控制。國家的組織對學校的監督事務,應區分為「內部學校事務」與「外部學校事務」。依本文的看法,所謂內部學校事務,是指學校的授課與教學事務,例如:教育目的的具體確定等等,此等學校事務應專屬於國家。相對於此,所謂外部學校事務,是指為完成學校教育任務所必要外部客觀條件的籌措,例如:學校大樓的興建,此等學校事務屬地方自治行政的職權,應受國家的形式法律監督。

    專業監督,是指由國家來組織對學校監督的專業機關,而對所有學校的授課與教學工作進行的監督。誠如前述,內部學校事務雖本屬國家的職權,但因涉及學校的教學專業,並非可由國家加以細節立法監督,所以國家僅可對其綱要式地立法監督,從而進行實質的合目的性審查。

    勤務監督,是指有關學校的人事事務或其他相關業務管理,應受國家的學校監督機關的監督。在公立學校國家的勤務監督沒有什麼問題,但在私立學校只有當其從事不適合教育的行為時,國家才可依私立學校法介入其教職人員的勤務監督。

    整體而言,這篇論文是國內第一篇由法律監督的角度,從作為法律關係的在學關係檢討教育行政,並從憲法具體化到行政法的檢討。也就是說,本文試圖藉由憲法第162條聯結憲法第21條,去尋找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內容與界限。國家的目的在於人,國家是為了人民而存在。由憲法的教育基本權可知,學生的自我實現是所有教育行政的最高指導原則,這也是教育行政的法律監督內容與界限。期待藉由本文的發聲,讓我國的教育行政確實是以學生的自我實現為中心。總結來說,國家利用法律監督、專業監督和勤務監督來監控教育行政,其中心目的都是為了落實學生的自我實現。
< 上一篇下一篇 >
Copyright 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